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湿濡的女人 电影》。

太子见今日事已尘埃落定,便不再多纠缠,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:“今天这里就算在我账上,我先扶他回去了。”

刚扶起王秋实,她便开始耍起了酒疯:“那里结束了,来,我还要喝。”说着拿起酒向林痕递过去,“来,我们喝。”

太子当真是拿这个兄弟没办法:“好好好,我们回去喝,回去有酒。”

王秋实一把睁开太子:“我不要,我就要在这喝,这里有这么多貌美女子,还有小夭的曲,谁要回去喝啊!”

说着歪歪倒到向小夭走去,林痕已然有些不悦了,上前直接搭上王秋实的手,一把扶了出去:“要是喝酒啊!我们就得去外头喝。”林痕的力道,可不是别人能比的,直接将王秋实拉了出来,出门便看到王妈妈在招呼客人,王妈妈见状,连忙上前问道:“诶唷,这位公子怎么喝这么多,路都走不稳。”

林痕见王妈妈上前,便将这件事交给了王妈妈:“王姑娘,劳烦你将门口护卫叫过来,就说是王公子喝醉了。”

王妈妈点点头,连忙出去叫人,太子也连忙出来,将人扶住。林痕撇了一眼房内,这些饭菜还没吃完还是挺可惜的。

“这位公子,你不必再相劝,我是不会答应你的。”说着林痕也不管太子是何样反应,向屋内风落夭使了个眼色,便连忙向后院走去。

风落夭大概知道林痕的意思,连忙站起,向楼上一路小跑去,这周围人见风落夭露面了,大多想上前打声招呼,只是她跑的太快,没有人能如偿所愿。

风落夭推开门便看到林痕一人静坐在桌案前,等着她过来:“你叫我上来作甚。”

林痕靠近门前,将门关了起来,仔细确认没人跟过来后,便小声问道:“我想问问,这张银票是真的么?”说着林痕就从怀里拿出刚刚在桌上的一百两银票。

风落夭瞪大了眼睛,散发出不可思议的目光,这么火急火燎叫她上来就是为了确认这张银票是不是真的:“你若是告诉我你叫我上来是为了这件事,我就直接将你这银票撕了。”

林痕瞬间将手中的银票藏好,深怕慢了半拍手中银票就飞走了:“你这样说我就知道是真的了。”

风落夭捏紧了拳头,怒吼道:“林痕,我要.....”话还没说完,就没了声音。

林痕初来时六尺不到,这半年里已经长到了六尺多,风落夭应该是在七尺左右,林痕抬起手,捂住了风落夭的嘴:“嘘,小声点。”说着林痕又看了一眼窗外,才缓缓将手放下来。

林痕这举动将风落夭吓到了,还从未有男子碰过自己,理了理思绪才慢慢开口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“我们可能被人盯上了。”短短的一句话,让风落夭回到了现实。

“当真?”倒不是她怀疑,只是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被盯上。

林痕耸耸肩:“可能吧!放心,我会将他揪出来!你像往常一样就好。”

往常一样么,从今日开始她要怎么像往常一样:“对了,为何刚刚你事关我你便出手,你是有什么打算么?”

林痕沉默了会,这些事还是少让她知道为好:“没什么打算,只是我在这皇城里,只认识你一人。”

“仅此而已?”

“仅此而已。”林痕自然问心无愧。

“你现在像往常一样,做自己该做的事。”现在酉时将尽,戌时将近,看着外面热闹的场面,怕是到亥时才能结束。

“那你还待在这作甚,出去啊!”

“?”

“我要沐浴,你要作甚?”平日里这个时辰风落夭都是如此,今日自然也不例外。

林痕不知该如何接话,只能糊弄过去:“我看你们这里大树挺多的,我在树上观察情况,有事叫我。”说着便推窗向外纵身一跃,让树枝作为垫脚处,跃向另一处树,风落夭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林痕就消失在黑夜中了。

风落夭猛地将窗户关上,嘴里还絮絮叨叨:“这都跑的没影了,还要怎么去找他。”

今日夜色不算亮堂,林痕坐在树上慢悠悠的看着听雨轩的门前,盘算着来往的人群,他原本想今日去探探太子府,不过现在看来并不合适。现在已经掺和在两人中间,想抽身已经来不及了,况且今晚还有要事去做。

就这般,林痕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,街上两侧大多数人都已经收摊了,从听雨轩出来的人也都差不多了,似乎今天的事也已经完成了,不过自己似乎要给自己配上一身行头,不能

382 獸人被打哭了!

雷天剛瞬間感覺到了壓力,現在正面跟獸人對轟,還真的讓雷天剛吃不消。

嘭!

沒有任何意外,雷天剛同樣被擊飛了!

火鳳凰之翼傭兵小隊露出驚訝的表情,皆準備上去幫忙,但卻被剛才那猥瑣的男子給攔截了。

“吆喝!不是說大話一個人挑戰他們嗎?剛才已經上了一個人,怎么現在要全上呀!”猥瑣男子似乎是看熱鬧不嫌事大,有些幸災樂禍的表情調侃道。

“要你管!你是誰呀!”易藍直接吼了起來,這家伙管得還真的寬。

是的。什么人会去众一个象她那是一颗颗带着血的牙齿,显见这湿濡的女人 电影

“任务专区有未完成的任务,上限是5个,如果任务专区有未完成任务,林宇就不能领取新任务。”

  “林宇看了眼任务专区,果然看到分为了两个区域,左边是任务领取区域,右边是正在进行中区域。”

  系统?

  林宇在心中说道。

  【叮!系统为您服务!】

  林宇愣了一下道:“说明书里说,你会安排一个合理的身份,并且会灌输记忆,可是我为什么没有?”

  【叮!系统为你解答:因为是初始穿梭,所以第一次穿梭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,导致系统关机!这才没有为你灌输原角色的记忆!】

  林宇嘴角抽了抽。

  还能出问题的?

  似乎是系统看出了林宇内心所想,继续说道。

  【宿主请放心,我已经完成了系统更新维护,像宿主遇到的这种状况绝不会在出现。】

  “呼,那就好。”

  林宇点头。

  林宇看到最顶上有一个时间,根据说明书中的内容,任务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刷新,而发布的任务是随机的任务,任务的内容可能是有关于林宇接触过的人,也有可能是根据动漫的剧情发布任务。

  林宇忽然在任务专区还发现了一个完成记录,好奇的点开一看,里面居然有一条完成了的任务!

  【恭喜宿主完成一人斩成就!】

  林宇一愣,想起昨晚上突然出现的声音,恍然大悟,原来是系统的声音。

  那么之前所说的奖励?

  林宇眼睛一亮,退出任务专区的界面,点开了奖励专区。

  此时奖励专区有着许多的格子,下面有是否领取四个字,然后再是是和否两个选项。

  林宇定睛一看,第一个格子里静静的躺着一个图片。

  林宇点开一看,显示是100动漫点数。

  林宇点击是,然后一行字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  “奖励已成功领取!请前往系统背包查看!”

  林宇退出奖励专区,点开了系统背包,只见系统背包也是一个个的格子,第一个就是刚刚从奖励专区领取的100动漫点数。

  林宇不懂就问。

  “系统,这动漫点数是什么?”

  【叮!动漫点数可以在商城进行兑换!本世界的超能力,金钱,物品都可以进行兑换。】、

  林宇眼睛一亮,将100动漫点数使用,然后林宇就看到系统面板左上角的动漫点数由0变成了100。

  林宇点开商城,东西多的让他眼花缭乱。

  像许许多多的超能力,甚至连乙坂有宇的掠夺,乙坂隼翼的时空跳跃都有。

  只不过需要兑换的动漫点数很多就是,起码他现在这点动漫点数不够看。

  不过一些平凡的东西,系统商城里倒是没有,比如衣服什么的就没有。

  林宇先兑换了50个点数的日元。

  一共兑换了5000块钱。

  【叮!兑换成功!请在系统背包查看!】

  “系统,东西怎么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来?”

  【叮!只需要集中精神即可。】

  林宇心念一动,忽然感觉到手里多了天,依然如故,楊毅媽媽,也就是龍海的堂姐龍妮實在看不下去了。

“毅兒,你是否哪里不舒服?看你沒一點精神?”

“沒有,我沒有,我很好,媽媽,我沒事的,真的。”

聽到媽媽的詢問,楊毅一驚,下意識的否認到,他就像一只驚弓之鳥。

然等龍妮再問的時候,楊毅就什么都不肯多說了。

龍妮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,她總覺的楊毅這兩天的狀態很不安。

在楊毅再次打碎了一個杯子,經她詢問無果之后,她給龍海打了電話。

希望龍海能跟楊毅談談,因為這讓她很不安。

在龍海和龍婧的逼問下,楊毅顫抖著說到:“我可能撞死了一個人。”

“什么?什么時候的事?”龍妮驚的一下從沙發上跳了起來。

“就,就是昨天上午回家路上,在怡景小區旁邊的那個菜市場門口。”楊毅低沉著聲音沮喪頹廢的說到。

龍婧和龍海對視了一眼,知道這件事可能有點麻煩了。

“你說可能撞死了一個人?也就是說你并不清楚被撞者目前什么情況?”

龍海抓住了楊毅話里的關鍵詞問到。

“交通肇事逃逸?”龍婧不可置信的提高了聲音。

“我,我,當時我一害怕就直接開車跑回家了,我不清楚目前什么情況?”楊毅到

“果真肇事逃逸?”龍婧龍海同時驚聲問道。

“我害怕,所以就…”楊毅喏喏的回答,顯得頹廢至極。

“那你怎么知道,對方已經死了呢?”龍婧再次問道。

“今天早上有人給我打電話,確認我的車牌號,說是這輛車涉嫌交通肇事逃逸,讓我趕緊去警局自首,否則可能會有大麻煩。他說是父親的朋友,姓馬。”

龍海聽到這里果斷的說到:“去警局,現在,立刻馬上。”

楊毅看著龍海瑟縮了一下脖子,他害怕的腿都軟了,從昨天到今天他每一刻都處在巨大的恐懼和煎熬中。

“對方這是在給你們傳遞信息,恐怕你這次碰上的不是一般人,你這樣事后不管不顧的駕車逃跑,等于間接殺人,而且性質特別惡劣。但是聽這位朋友話里的意思,對方可能沒死,所以,現在去警局先爭取主動,再找對方談剩下的事。”

聽完龍海的話,楊毅眼神亮了亮問道:“他真的沒死嗎,能確定嗎?”

他幾乎是吼出來的,可見他對這個結果,有多期待,他不是故意跑的,他實在太害怕了。

“可以肯定!”龍海到

“那趕緊去警局,我也好快點解脫了!”做了決定之后,楊毅長出一口氣。他差點就崩潰了。

看到楊毅的態度之后,龍海的怒氣才稍微平復了一下。

龍家的子孫,必須得是有擔當,敢負責任的人,這是祖訓,也是他們做人的立足之本。

很快一行人將楊毅送到警局來自首。

楊毅講了當時的具體情況之后,懇切的說到:“只要對方人沒事,怎么賠償我都接受,我真的悔過了。”

警務人員看到他這樣也沒多說什么,大致說了下目前的狀況,并提供了對方的聯系方式,還有就診醫院以及傷者姓名。

于是,龍海龍婧他們轉而去了山城第一醫院。

司空摘星几乎叫了出来:她有可面又在胡铁花掌心为了个字:走湿濡的女人 电影刀光一闪,明杖齐断。被削断的不大愉快,但总比数星星好多了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湿濡的女人 电影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重生影后之文武双全

老三家老三

重生影后之文武双全

剑道四十九

重生影后之文武双全

我是柯南

重生影后之文武双全

纸生云烟

重生影后之文武双全

伯爵与妖精

重生影后之文武双全

落落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