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更美尝鲜室》。

“恭喜老哥。”

鼠一动也不动,依旧木木地看着画皮好一会儿,方才后知后觉地回了一个谢谢。

随后他看向悟色,犹豫了片刻,才略显为难地说道:“关于我加入调查局……”

鼠一只一开口,悟色便已然猜到了他想要说什么。

那些话鼠一不好说,悟色也不好听。

所以他急忙抢断话头说道:“老哥当我没说便是。而且那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。虽然听上去我是梧桐市调查局异常人类特别行动小队的队长,但说出来老哥别笑,我就是个光杆司令,手底下半个人都没有。实不相瞒,我自己尚在考察期。便是你想要加入我,我还得向上打申请,还要上面同意才管用,所以这事八字都没有一撇,老哥自然也不必在意。”

面对悟色有些欲盖弥彰的掩饰,鼠一并没有真的当真。他只是很平静地说道:“如果你以后需要,通过那枚挂饰联系我就是。我便是不能将整条命送与你,但是送出半条命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听着鼠一若无其事地将自己的半条命就这么轻飘飘地送给了自己,一向自诩世间第二义薄云天的悟色忍不住对其竖起了个大拇指。

随后,自诩世间第二多情郎的悟色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在当电灯泡的时候,他收起蟠桃,稍稍站直身体,调整了一下小小的姿势:“那我就不耽搁老哥和嫂子的二人时间了。我也要赶紧送小小回家。以后如果有空,路过花果山,记得找我喝酒。我在那里埋了很多陈年好酒,急需一个配得上他们的人去欣赏他们。”

面对悟色的热情邀请,鼠一不好意思拒绝,但他也确实没有信心应下来,只能笑着看向悟色。

悟色没有再说“后会有期”之类的客套话,只是对之抱了抱拳,然后便背着小小从向南的岔路走去。

鼠一牵着画皮立在岔路口,目送他和小小远去。

悟色走到大概十几米远的地方,突然毫无预兆地回了下头,双手围在嘴边大声喊道:“天下妖族是一家。”

鼠一愣了片刻,才从聊斋书库的某个角落里找到了关于这句话的记载。

“大圣西游功成,悄然返乡。同日,花果山宴请天下。受邀者莫敢不从。席间,大圣起身敬群妖,祝曰‘天下妖族是一家’。赴宴者无不尽饮杯中美酒,对曰:‘此大善!’”

他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那个笑容似乎要比阳光更为灿烂的少年,轻声回道:“天下妖族是一家。”

收到回应的悟色挥了挥手,随后转身继续前行,没一会儿,消失在坡道尽头。

鼠一轻轻替画皮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刘海,牵着画皮,走向另一个方向。

……

“老板中午好啊。”

从地铁站一路小跑加狂奔的王苏州冲进书店后,得以看到鼠一与画皮的背影消失在肥皂泡的镜头中。

他来不及感到庆幸,便看见了坐着也如同小山一般的小小起身站了起来,吓得他顿时大惊失色,一个大跳跳过柜台,躲到了江臣的椅子后面。

得到了充足安全感的王苏州瞬间挺直了腰杆,微抬着下巴,换上有几分轻蔑的神情:

“你想干什么!这可是书店!我可是有后台的人!”

然而令王苏州万分惊讶的是,看上去就残暴狰狞的小小一改上次见面时将他一顿胖揍的冷酷态度,温和地像他道了个歉,随后才看着江臣说道:“江老板,这笔生意我很满意。请让我就此离开吧。”

王苏州有些懵圈,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了。

对方似乎也是书店的顾客。而且看对方的样子,明显不是在上次战斗之后才做成的生意,而是在此之前就已经做成了这笔买卖。

虽然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但他也清楚,牵涉到江臣,发生怎样的事情都不奇怪。

自家这个老板看似咸鱼一般,每天躲在书店里什么正事不干,但私底下到底做了些什么,可不是他们这种小员工能够揣度的。

王苏州微微一笑,双手握拳背在身后,抬头挺胸,双眼目视前方,成立正姿势站好。

按理说,江臣与客人谈生意的时候,他们这些员工应该是需要回避的。但此刻这位客人似乎没有想要避讳什么的意思。

这机会如此难得,那他王苏州当然要厚着脸皮留在这里,看能不能听到什么内幕了。

“客人满意那就再好不过了。只是客人真的心甘情愿就此离开吗?”

“我如今不过是一个死人,又有什么资格说不想离开?”

江臣坐直身体:“你是个聪明人,也是个值得尊重的人。所以我也不愿意拐弯抹角。我很欣赏你,想让你到我店里为自己做事。只要你答应,你自然便可以不用离开。”

“江老板可以做阴司的主?”

江臣笑着回道:“你也不必试探我。我就是个开书店的,没有太大的本事。但我能够做我书店员工的主。”

“噗嗤……”

面对江臣说的这么个笑话,王苏州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。

如果江臣没有太大的本事,那这个世界还有谁敢说自己不是废物?

然而无论是江臣还是对面的小小,都没有感觉到好笑的意思。只有一旁玩着肥皂泡的珠珠对他投来恶狠狠地目光。

p>

只能用實惠來形容的經濟艙里,以辰坐在空間有限的座位上,語氣中帶有一絲絲抱怨:“別怪我說,俱樂部實在是太摳了,通過艙位我已經能想象我們這次旅游會有多么拮據了。”

“艙位被人改了。”凡妮莎把冰袋扔給以辰。

“有人改了我們的艙位?”以辰用冰袋冷敷,緩解右眼灼燒般的疼痛。

“布魯尼主管,經費緊張是他管用的手段。”凡妮莎戴上眼罩,不咸不淡地說,“做好心理準備,這次旅游的一切消費都會是最低標準。”

“事實證明,吝嗇鬼這個稱呼真的非常適合磚倉那位主管。”以辰評價說,“我發現了,安德烈在詆毀別人上其實是相當誠實的,對,這是誠實的詆毀。”

“此時此刻,你也在誠實地詆毀別人,而且還是當著他兩名學生的面。”凡妮莎瞧了眼下意識捂住左眼的以辰,“不會讓你有熊貓眼的,你們國家不需要你這樣的國寶,即使成為國寶,你也會是最廉價的那種。”

兩人說話的工夫,面容姣好的空姐走了過來,微微躬身:“三位,有位先生幫你們升艙了。請三位跟我到頭等艙,行李會有專人幫你們拿過去。”

“升艙?”以辰又驚又喜,“哪位先生?”

“琴泰托先生。”空姐微笑說。

“琴泰托先生……是誰?我的意思是能具體介紹一下嗎?我們好像不認識他。”以辰說。

“這算是貼心的問候?話貌似白說了。”小聲自語了兩句,凡妮莎摘下眼罩,看向旁邊的以辰說,“只管去就好了,問那么多干嗎?”

頭等艙,溫馨的明黃色燈光,奢華的內飾,精美舒適的地毯,舒適的多功能座椅只有十五個,分成四角和中心五個區域,每個座椅又單獨成一個小區域,VR眼鏡、平板和耳機等個人娛樂設施不一而足。

三人在空姐的帶領下來到位置最好的中心區域。

空姐微微一笑:“這是三位的座位,有什么需要可以隨時聯系我們,一切消費都會由琴泰托先生承擔。”

看到以辰因為太涼時不時把冰袋拿下來,凡妮莎對空姐說:“麻煩給他一條冷濕毛巾。”

“好的,請稍等。”說完,空姐轉身離開。

“姐,如果我沒猜錯,你是認識那位琴泰托先生的。”坐到舒適的真皮座椅上,以辰說,“升艙加消費,那位琴泰托先生真大方。”

“你可以點一些吃的,用來堵住你的嘴。”凡妮莎不咸不淡地說,“不然就哪里來回哪里去,我不介意找人把你送回去。”

“限制我言論自由,你這是違——堵嘴,我堵嘴。買一送一,耳朵我也堵住,這總行了吧。”感受到凡妮莎冰冷的眼神,以辰連忙拿起平板,然后又戴上耳機,打開菜單邊點邊感嘆,“不得不說,社會是不公平的,不管為了什么。”

收回目光,凡妮莎調節座椅,把椅背放倒一半,戴上眼罩。

再次注意到凡妮莎左手中指的草戒,莫凱澤想了想問:“你訂婚了?”

“清楚戒指的戴法并不意味著你脫離了直男的范疇。”凡妮莎摸著草戒,眼罩帶來的漆黑不妨礙她猜出莫凱澤看到了戒指。

“……”莫凱澤瞅了一眼埋頭于菜單中的以辰,心說這就是那家伙莫名其妙的原因?說他無聊一點沒錯。

莫凱澤不知道,以辰并非是看到了凡妮莎的戒指,而是直接照搬了護士小姐的話。

事實上,莫凱澤不止一次注意到凡妮莎手上的草戒,在學校第一次見到凡妮莎的那天他就注意到了,只不過他一直以為是裝飾品。

現在想來,他忽然覺得以辰沒說錯,自己可能直男癌晚期了,有女人會拿戒指當裝飾品嗎?或許只有對愛情失去希望的情況下才會發生。

莫凱澤沒有問凡妮莎她的未婚夫是誰,結合剛才的事,他潛意識已經認為是那位琴泰托先生。

其實如果亞當邀請他加入社團的那天他能細心一點,一定會注意到亞當左手中指戴著同樣的草戒。

此時的以辰正沉浸在一首獨特的英文歌中,每次聽到這首音樂,他就仿佛回到了初中英語考試的考場上。

每次英語考試前的試音都會放這首音樂,只不過對他來說初中英語考試并不是什么好的回憶,那時的他,英語還很差。

不一會兒,空姐端來了甜點、水果和飲品。如果不是凡妮莎“赤裸裸的威脅”,以辰并不打算點餐,吃過早飯的他們實際沒有任何需要。

不過以辰沒有點高檔紅酒和菜品,算是對琴泰托先生的感謝,即使那位先生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否會狠狠地宰他一頓。

吃著香蕉,以辰掃視頭等艙其他四個區域,飛機還沒有開,有人在小聲交流,也有人在用早餐,更有人在使用筆記本工作。提供網絡服務在低成本航空是少有的,但在國際航空屢見不鮮。

現如今,飛機完全可以在不干擾飛機的情況下向乘客提供網絡服務。

登機前凡妮莎告訴過他們,數據腕環與手機和塔臺使用的電磁波頻率完全不同,使用數據腕環不會干擾飛機的正常飛行,包括起飛和降落,還強調了是所有飛機。

當視線掃視到最后一個區域,以辰頓時愣住了。

手中的臍橙都來不及吃,以辰摘下耳機,一個勁兒地猛拍莫凱澤:“快看!看那是誰!”

铁心兰咬着嘴唇,道只可借你迟偷着我洗澡,难道现在还想来怪更美尝鲜室

周安没有答理他,继续走着。

“我有一个主意能让你实力大增,甚至有可能离开这里。”巫绝神说道。

周安停止了脚步,转头看向巫绝神:“你真的有办法也不会留在这里种骨花了。”

“我是有办法,但叶枫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得意的颜色,只是目视远方一座重峦的宫殿,在心中问道:

  “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?”

  金盘,没有直接回话。

  他太了解叶枫,对方一句话出来,没有调皮,便是心情依旧现在沉重......

高立道:我也从来没有这么开心道:我至少准备了四十个人的酒更美尝鲜室到后来李冠英、孟如丝闯入,他来的,只可惜他又不能不接下来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更美尝鲜室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名著反派救助站

省略你的过去

名著反派救助站

雪色水晶

名著反派救助站

东方大红

名著反派救助站

大变脸

名著反派救助站

宁悦岳

名著反派救助站

某家姓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