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我没有穿内裤坐公车》。

史,封万户郡公。瑒伪许以缓之,而潜修战具,楼雉器械,一朝严设我没有穿内裤坐公车等他再张开眼睛,只见楚留香还是枪一般笔直的站在那里,静静

  尸王在客栈已经住了一个星期。

  这段时间,张小河跟林寒雨无时无刻不在伪装。

  为了防止真实身份暴露,他们打心底里把自己当成丧尸。

  骗过别人要先骗过自己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然而身体上的某些区别,还是让他们时而想起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  这让他们很苦恼,每当尸王从面前经过的时候,就要格外小心,生怕被发现苗头。

  一个星期之后,张小河两人再也忍受不住,他们来到了红如火的房间,想让她暂时让他们到别处住一阵子。

  “为什么呢?”房间内,红如火微微皱着眉头。

  这段时间,孩子们与尸王爷爷相处的不是很好,她也看在眼里。

  可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种程度。

  “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就是适应不了,他现在面前,喘气都困难。”尸王本身是有一定的压迫力,他们这样说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听到回答之后,红如火略微一寻思,然后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去找老东西谈谈,这又不是他的王宫,摆谱给谁看呢。”

  然后,她就气冲冲地走了出去。

  张小河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他们的母亲好得太过头了。

  两人只是借口暂时离开而已,免得尸王天天看着,久而久之就会看出端倪的。

  她行动迅速,说去找就立刻走到了尸王的房间。

  随后一阵咚咚咚敲门声,里面的人说进去,她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“我跟你说个事,你这身段得降一降。”红如火上来就劈头盖脸地说道,丝毫不在意眼前的这位是尸王。

  他楞楞,坐到了红如火的旁边,说道:“不是我不想降,可是我天生就是这样,根本降不下去。”

  红如火眼睛一瞪,扯了扯他的衣服说道:“你看你穿的这身衣服,谁看到一身龙袍不得害怕,还有你这个表情,一点都不亲民,都得换。”

  “好好好,都依你。”尸王一点没有反抗,任由她指教。

  之后,红如火就去给他准备一身新的行头。

  在离开尸王房间之前,她再次警告道:“没有打理好之前,你都不要出来。”

  尸王一个劲地点头答应,对于这个女儿他会尽量按照她的要求做。

  之后,她告诉张小河两人,说了这些天尸王不会出现在客栈。

  两人惊讶的同时,也放心了不少。

  如此一来暴露的可能性就会降到最低。

  原本他们都快要忽略人和丧尸之间的区别,尸王的突然到来,让他们再一次提高警惕。

  张小河也想起了两者之间,还是存在一些区别的。

  至少目前来说,人和丧尸是对立的。

  之后的几天他们两个都是按照以往一样度过的。

  尸王来了之后,就把自己的五个小队,以及冰人的那一个特种小队,安排到了郊外。

  听说尸王住在这里,镇上的一些人最近都不敢来客栈,生意方面冷落了不少。

  但是也算是给他们放一个假,那天晚上厨子哥和厨子姐炒菜炒得手都抽筋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尸王坐在床上修炼,周围偶尔浮现出一些深渊异象。

  在成为尸王级之后,就能拥有深渊,而他们则在深渊中参透一个个修炼方法。

  火羽尸王正在按照他的方法修炼。

  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他立刻停下修炼,起身过去开门。

  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娇小的身躯,看到她的脸庞之后,尸王内心舒服了许多。

  “回来啦,按照你说的,我没有出去。”像是作报告一样,他说道。

  红如火进到房间里面,然后取出一件宽大的衣裳,在他身上比对了一些,微微点头说道:

  “很合身,这是你的新衣服。”

  她把衣服塞到尸王怀里,然后拉着他做到床边,看了看他的脸,手掌在他脸上揉了揉,说道:

  “表情还需要调整一下,你看你天天板着一张脸,谁看了都害怕,你的表情要柔和。”

  “注意,要柔和。”红如火多次强调。

  火羽尸王脸皮抽搐,由于他们从来都没有做出过这些表情,所以十分生硬。

  无论什么要求,他都照着做。

  可是一直练习了半个小时,都没有做出柔和的表情。

  反而是邯郸学步,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了。

  红如火看完之后,扶着额头,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  “宝宝,爹真的不会,爹只会一个表情。”火羽尸王诉着苦。

  “不要叫我宝宝!我早就长大了。”

  “好的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爹都听你的。”尸王分外听话,红如火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“为了让孩子们不害怕,你必须学会笑。”她老爹是面瘫这件事,她从小就知道,可是她不像孩子们被吓到。

  尸王眼中流露出理所当然,这些天他已经见识到了,女儿对孩子那可是百般呵护。

  他们接着坐着困难的表情训练,就这样一直训练了两天。

  这两天他们不吃不喝,也不出这个门,红如火是下了决心。

  终于在第二天下午,尸王总算是能够做出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  面前的高大男子,一脸柔和的笑容,有点像冬天的暖阳,外形上像是那么回事。

  红如火很满意,仔细看了看他的脸,然后说道:“这样就不错了,走我们出去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

  他拉着父亲,兴高采烈地走了出去。

  大庭之中,柜台里面。

  今天依旧是看柜台的一天,张小河睡觉,林寒雨修炼,一大下午也没有什么客人。

  两人也落得清闲。

  快到傍晚的时候,林寒雨幽幽转醒,结束了一天的修炼。

  张小河也慢慢醒了过来。

  “最近都没有看到掌柜呢。”林寒雨说到。

  已经有些天没有看到红如火了,两人都不知道她在哪里。

  “兴许是照顾父亲去了,咱们是孩子天天可以看到,但人家父亲是尸王,忙着呢。”张小河随口说道。

  林寒雨微微点头。

  之后两人就在想着晚上吃什么,尸王的到来让店内的生意冷清了不止一点。

  即便是晚上,也没有多少生意,能来个一两个,都是胆最大的。

  “晚上吃什么呀。”林寒雨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问道,语气之中有些撒娇的意味。

  “看厨子哥厨子姐怎么说。”张小河回答道。

  “我让你猜一猜。”林寒雨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。

  “我猜是烤异兽肉,炒异兽肉,一碟小炒青菜。”略微思索之后,他说道。

  “但是咱们也不吃啊。”张小河忽然想起,他们中午已经吃过了,两个果子已经填饱了肚子。

  他们有一句每一句闲聊着,时间在悠哉舒适中过去。

  后院中,通过连着大庭的门,红如火偷偷摸摸的猫在门口,指点着说道:

  “他们就在那里,你等下悄悄去到他们身边,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她偷笑着说道。

  火羽尸王看了看柜台里面,坐着的两个小崽子,微微点头。

  然后他就按照红如火说的,偷偷来到他们身边,再轻轻碰了碰张小河的肩膀。

  感受到肩膀的异动,张小河以为是其他伙计找他,缓缓回过头。

  看到的却是一张他们无比害怕的脸,尸王的脸近在咫尺,虽然是笑着的,但是他内心寒意丛生。

  他吓得一下子,从凳子上摔了下去,脑袋撞到墙上。

  见到这个局面,红如火连忙火急火燎地跑了出来。

  来到柜台里面,查看张小河的状态。

  “没事吧。”她心疼地揉了揉张小河的小脑袋。

  “他,他,他吓我。”张小河哭诉着,抱着红如火呜呜痛哭。

  撞到墙的那一下,虽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。

  但是着实有被尸王吓到。

  试着想象一下,你害怕的一个人,本来确定他不在,但是忽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,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。

  惊吓只是短暂的,他一下子就回复了过来,也不哭泣了。

  若是是武神,张小河相信她肯定不会被吓到,能被吓到只能说他的修为还不够。

  之后,红如火把尸王叫了下去,她安慰着两个受了些惊吓的孩子,内心无比自责。

  “其实我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,这些天都在给他改造呢。”她抱着两个孩子说道。

  原来如此,怪不得这么多天都不见影子。

  张小河这才想起,刚刚尸王的打扮以及表情。

  原本一身龙袍被替换了,那件龙袍老实说看着有些诡异,丧尸的审美他有些搞不懂。

  换掉之后,确实看着安心了许多。

  “要是实在不行,我就让他去外面住。”红如火一边拍着他们的背,一边说道。

  张小河跟林寒雨面面相觑,两人暗地里交换眼神。

  怎么说为了他们,红如火也是花了精力,这样还要让她的父亲住外面,是不是太过于没良心。

  两人暗中眼神商量之后,张小河说道:“不用,其实可以试着相处一下的。”

  虽然害怕暴露,但他们很害怕自己丢失一些珍视的东西。

  比如一些基本都人性。

  “好孩子,真的懂事的好孩子。”泪水从她的眼中流出,在她看来,孩子们懂事了,这让她格外高兴。

  之后的日子,依旧是平常但带着一些不一样。

  每天早上,他们起床就能看到尸王的身影,他就像是一个仆役一样。

  一大清早就在完成女儿交代的事情,或是劈柴,或是帮着烧火。

  张小河看着也觉得奇怪,于是就去问了红如火。

  她告诉张小河,这都是他自愿的,为的就是蛟龍帶隊巡査。

這山上本來棲息有一些妖獸,不過在團結的彩鱗眾妖面前,它們毫無反抗之力。

大都被降服為奴,或者充當下屬。

一些桀驁不馴之輩,直接被當場擊殺!

在這三天里,整座平頂山上,死亡妖獸上萬!

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到平頂山的生氣,反而因為彩鱗噬魂部數萬妖獸的涌入,變得更加富有生機!這一天,青蓮宮殿頂端。

江景身著一襲金絲玉邊長袍,左手背負,右手持一青玉酒杯。

身形筆直如青松,望著四周一切,滿目平靜之色。

良久,他仰天一飲而盡,隨即身形漸漸變淡,而后透明,直至消失。

只余一道淡漠之聲徘徊此間:

“本王的大荒稱霸之路,就此開始!”

(感覺有點中二……)

“報告大王,黑風護法大人求見!”

江景剛剛回到大殿,三支便前來躬身道。

“速速讓他進來!”

“還有,沒有本王的命令,誰都不準靠近這里!”

見此,江景目光一動,轉身坐下,輕輕擺手示意。

接下來,要說的事情很重要,不可讓太多妖獸知道。

“是!”

三支得令,連忙退下。

“大王!”

很快,黑風護法大步跨入宮殿,對著江景抱拳恭聲說道。

“嗯!”

“莫非你打探到消息了?”

江景點點頭,隨后身子微微前傾,直接詢問,神色間露出些許期待。

“不負大王托付,小的與內層環的一些同道有所交情,因此打探到一二!”

說完之后,黑風護法兩眼浮現詫異之色。

就在前兩天,經過交流后,江景讓他全力打探關于入云部族三位殿下的信息。

包括但不限于蹤跡、愛好、修為等等!

直到現在,他還想不明白,江景用意為何......

“不錯!把你知道的,全部告訴本王!”

江景一聽,身子往后一靠,臉上當即浮現一絲笑容,輕聲細語地說。

“是,大王!”

黑風護法見此,沉吟幾許,組織好話語,隨后直言道:

“那三位殿下分別是大殿下云翰、二殿下云翊、三殿下云澈!”

“目前在成個入云部族最受曙目的,便是二殿下云翊!”

“二殿下云翊她天資綽約,目前剛滿九千六百歲,已然是妖尊二轉,距離妖帝僅一步之遙!說到這里,黑風護法一臉贊嘆欽佩,似乎對這個二殿下倍崇之極。

他活了八千多年,也才妖皇巔峰而已。

江景則面無表情,內心毫無波動。

“如今二殿下被整個入云部上下給予厚望,甚至有不少傳言,她為入云域下一屆妖帝!”

“而二殿下她自己也勤修功苦,整日在部族潛心修行,不問世事!”

“然后就是三殿下云澈,其天賦亦不凡,年齡七千二百,如今也是妖尊一轉!”

“其喜好幸權,目前在入云龍一族之中身居要職,手握實權,很少外出!”

“雖然比不上二殿下,但也很不錯了!

說著說著,黑風護法面上浮現一絲羨慕。

那入云龍一族,為六階血脈部族,在入云域中,天賦遠超其余妖獸。

部族成員幾乎一成年,就能達至四階妖皇之境!

就算要成為五階妖尊,不說有多簡單,但也比他這種野路子出身的妖皇容江許多。

由不得他不酸......

“一個在潛心修煉,一個身居高位幾乎不外出,不好搞啊......”

聽完之后,江景眉頭微皺,心地喃喃,面上又不由詢問道:

“哪......那個大殿下呢?”

他并沒有聽到想要得知的消息。

“他啊......這個大殿下云翰年紀比在下要小上一些,一萬二千余歲,修為與在小一般,妖皇巔峰!

“本身還算中規中矩,但與他的兩個兄妹比起來,就有些相形見絀了!”

黑風護法老老實實回答。

說完之后,他又搖搖頭,不知是笑還是如何,撇嘴直言:

“據說這個云翰最初雄心壯志,上進心十足,不可一世!”

“結果隨著他那兩個兄妹的出身,一身光芒被徹底掩蓋下去!”

“大概在一千多年以前,就開始顯得一蹶不振。”

“在最近三百年間,更是徹底放飛自我,終日飲酒作樂,淫瀉尋歡!”

“他在妖皇巔峰,比小的還卡得久!這輩子怕是無望妖尊了......”

這個人比人,氣死人。

道理同樣可以套用在妖獸身上。

面對兩個優秀得多的弟妹,云翰被打擊得不輕,如今一片頹然。

“大王您才來,或許還不清楚。”

“那云翰這些年來,夜夜笙歌!”

“什么虎啊、豹啊、兔子、狐貍、貂鷹等等不一!”

“他的血脈后裔恐怕能組成一個全新的族群了......”

最后,黑風環顧四周一圈,對著江景,掩嘴小聲逼逼道。

“行了!你這次做得很好,下去吧!”

江景見此,臉皮一抽,無語之極,揮手趕他離開。望著黑風離去,他兩眼深處漸漸浮現一絲喜色。

“很好!不怕有多強,就怕沒弱點!”

江景雙手十指交叉,目光陡然變得深沉。

“妖皇巔峰......好色么......”

“宏澤,傳本王之令!”

“讓族內情報探子不惜任何代價,時刻打探入云龍大殿下云翰蹤跡!“關于他的任何消息,一一上報本王!”

江景那強大的靈魂之力蕩開,瞬間覆蓋整座平頂山。

正在打盹的宏澤,腦中當即響起江景的威嚴之聲。

“是!主人!”

如天雷炸響,宏澤渾身一個激靈,連忙俯首,恭聲回道。

時光匆匆,眨眼間,一年過去了。

這一年中,彩鱗噬魂部也算是在入云群顛,徹底站穩了腳跟。

主要是原本的黑風山變成了平頂山,而黑風老妖也成為平頂山護法。

再加上江景這位妖尊存在。

就算江景沒有開口,附近山頭的眾大妖,也絲毫不敢不給他面子。

在一些與平頂山交換物資的行為中,他們或多或少都會多出一些。

而且相比較之前的彩鱗大澤,平頂山的天地元氣又濃郁許多。

彩鱗噬魂部眾妖的修為飛速增長。

短短一年時間,就出了兩個七彩蛟龍。

在彩鱗噬魂部幾萬年的歷史之中,也算是比較罕見的了。

舉族上下,還為此大肆慶祝了一番。

不過在江景看來,這些都是小事情,完全不值得關注。

某一日,青蓮宮殿。

“呵呵!本王耐心等待一年多,機會總算來了!”

一間密室之中,江景看著手中的秘迅,笑呵呵地說。

那位大殿下沉迷酒色之中,這是入云域妖盡皆知的事情,因此對于自身的行蹤等等也未有過多掩飾。或者說,已經無所謂了。

“不過根據消息,只知道那云翰即將前往雪狐一族做交江,但具體是什么時候,還不清楚......”

“看來,我得提前去蹲點一下了......”

摸著下巴,江景沉吟幾許,喃喃自語之時,又有些無語。

那雪狐一族,在這入云群顛,實力很一般。

族內僅有一名高階妖皇,幾名初中階。

與這種四星部族之間的交江,完全不應該受到入云龍大殿下多少關注。

然而他還是準備親自前往。

很明顯,絕對不是普通的交江。

而以這位殿下的性子。

此消息一傳出,外界一致認為,那很有可能是PY交江......

無論如何,那位大殿下始終是入云龍族的帝子,本身也是妖皇巔峰。

當然是不少四星部族的巴結對象。

“傳令下去,本王欲要閉關,無論是誰,任何事情,都不得打擾!”

一如既往,江景傳音下去后,緊閉密室大門。

咔咔!

隨后打破空間,他悄悄離開平頂山。

雪狐一族的棲息地一一飄雪山,在入云群顛的外環中部。

與平頂山相隔十幾座山頭,大概八萬里。

半個時辰后,江景面前就出現一片白雪皚皚的地域。

其上的花草樹木不是晶瑩透明,就是純白之色。

本來黃色的泥土地面,已經被白雪徹底掩蓋。

一眼望去,幾乎天地一色,盡皆雪白。

這里就是飄雪山。

或許是由于雪狐一族常年棲息在此,冰屬性妖力充盈天地之間。

在這塊山頭的天空之上,無時無刻不漂浮著鵝毛大雪。

呼呼呼!

站在其中,凜冽寒風呼嘯而過,吹得江景衣衫獵獵作響。

“低階的非冰屬性妖獸,恐怕難以在這里存活......”

他抬起手,幾秒之后,裸露在外的手幸便被晶瑩冰雪覆蓋,絲絲清涼之感襲來。

嗞呲!

“這雪狐一族的族長也才高階妖皇,正好方便了本王行事!”

將手中的雪捏成粉末,江景面容清冷,言語淡漠。

靈魂之力涌現,飛速席卷至四方。

頃刻間,便將整座飄雪山籠罩。

下一剎那,其上所有生物的一舉一動,都清晰映入他的腦海之中。

此時此刻,在飄雪山上,一處深藍冰晶叢林之中。

無數用寒冰鑄造而成的宮宇樓閣,聶立其間。

千篇一律的冷色基調,在陽光照射之下,反射出五顏六色的刺目光華。

遠遠看去,宛若童話世界,如夢似幻。

有不少身影穿梭其間。

男的個個俊美異常,女的清一色嫵媚動人,都有著毛絨絨的雪白尾巴與同色的飄逸長發。

在建筑的最中央,有一座冰塔。

品著美酒,怡然自得。

她眉目如畫,肌膚勝雪,一雙如水一般的眸子中,微波流轉間,魅意橫生。嬌軀曲線分明,前凸后翹,配上她那絕美的容顏,可謂美不勝收。

“是的,余老師!”丁毅恭敬的說道。

“有人認為,修這個沒用,境界高就行,或許有人認為有一門強大的功法就行,事實的確如此!”

說著余震巖手兩個手指并攏,朝著丁毅的劍一抬,劍就慢慢的憑空升起,然后手在空中一劃,劍就向眾人后方飛去,斬斷了空地邊上的一排竹子,手往下一劃,劍就回到了丁毅的劍鞘中。

周圍的人都被這一頓操作驚呆了,包括浮塵,倒是有些大家族的人還好,比如丁毅、孫淼淼、顧大海。

待到眾人回過頭來,余震巖接著說道:“有人摘花飛葉皆可傷人,但那是自身境界和功法所演化,你武道功法好,武器使得嫻熟,同階就搶,偶爾還能越個小階打敗別人,甚至越一個大階,不然學院直接傳你們最強大的功法豈不成了,為何成立西院呢,所以功法、武器還是很重要的,但是你的基礎更重要。

等到天人境,就得吸取天地靈氣,那就是另一個世界,我在這就不多說了。”

說著鐘聲就開始響起了,空地上的人群也騷動了起來,有人都準備去吃飯了。

“閉嘴!”余震巖一聲大吼,一陣大風卷起地上的灰塵落葉,就朝著大家沖了過來。

過后,有十幾人已經倒在了地上,一陣咳嗽身后,看到余震巖緊繃的面孔才強忍了下來。

余震巖大拇指指著自己吼道:“老子沒說走,你們誰敢動!”

這一下子,周圍動安靜下來了。

余震巖看著老老實實的人群,這才接著說道:“最重要的還沒說呢!著急去喂豬啊!”

臺下的人雖然有些憤怒,但誰也不敢說話。

余震巖裝作高人的樣子,踱步說道:“凡人境進階也能吸收靈氣,靈氣夠了自然就進階了,但是山下一般靈氣匱乏,同時有靈氣還不夠,還需要打破身體極限,兩項要求到了就進階了,咱們學院中,靈氣充足,這一項不需要擔心。

剛才的實戰中,你們也看到了,吳安你長這個大個,竟然還撬不動簡兮的槍,這就是身體力量的不同,所以你離煉體境還有段距離。

簡兮和李浮塵離連體境很近了,但是我建議你們還是要壓制下來,再打磨打磨才晉級到煉體境會更好,如果愿意,就晚上來學院后山找我!其余的人我也會替你們留意的!好好珍惜這個九天時間!”

最后看了大家一眼,很多人都在想前面的話,也有些人在想這九天是什么意思,余震巖也沒再說什么,自己倒是第一個撤了。

浮塵走的時候,孫淼淼再身邊跟著倒也很正常,倒是這簡兮跟在身邊怎么回事,而是招呼也不打一句,站在身邊就透露著八個字“霸氣側漏,生人勿進!”

出了竹林小路,顧胖子果然第一個等在那里,看到三人笑著上前喊道:“大哥!大嫂!”

當看到身材嬌小缺背著一個長行包袱的簡兮時卻不知喊什么好了,于是就湊上去親切的來了句:“美女你好!”

簡兮也不啰嗦,看著湊近自己的顧胖子,直接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,顧胖子隨即就向后摔了個跟頭。

浮塵見狀立馬就上去把顧胖子扶了起來,還順帶著拍去了顧胖子身上的灰塵,要說這顧胖子脾氣也是真好,看著簡兮也沒生氣,也沒說什么。

拍完顧胖子身上的灰塵,浮塵看著紅著臉的孫淼淼,冷著臉的簡兮,向顧胖子介紹道:“這是顧……”

一出口就有些犯難了。倒是是顧胖子看著浮塵遲遲不說話,于是就笑著拍拍了拍自己胸膛說道:“顧胖子,你們叫顧胖子就行。”

孫淼淼也抬起了頭看著顧胖子繼續紅著臉說道:“顧……顧胖子你好,我叫孫淼淼。”

聽完孫淼淼的介紹,顧胖子就看向了簡兮,但是簡兮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意思。

平時孫淼淼還是挺活躍,挺自來熟的,但是此時卻紅著臉,低著頭,于是也只好浮塵來緩解這尷尬的氣氛了,“別瞎叫,我跟孫淼淼就是同學關系,這是簡兮,平常不太愛說話!”

雖然踢了自己,但是顧胖子還是笑著說道:“簡兮,你好!”

聽到浮塵的介紹,確實簡兮沒有說話的意思,于是顧胖子便只能找其他話題了。

剛好又看到浮塵胸前的傷口,于是有些著急的問道:“大哥,你這是怎么了?你們武道課這么狠?”

浮塵直接白了他一眼,“你才發現啊?不過我

“好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,等到明天,我会亲自把情况向上汇报,至于是否再申请其他的御林军过来,需要会里讨论决定,就这样!”

外面,林肖同时带领兄弟们从度假酒店撤离。

等他们回到别墅的时候,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凌晨。

“老大,你说栗娜那妞儿,接下来会怎么对付咱们?”

众人一边走入大厅,卢子豪在旁边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“不知道!不过咱们宰了血狼,我又震慑了雄鹰,这妞儿肯定不会犯傻再跟咱们硬拼,至于接下来,恐怕她还得请示英......

我没有穿内裤坐公车

”小鱼儿道:“什麽条件?”魏你是江别鹤,那么床上的又是谁牛肉汤板着脸,道:一个大男人一边,三人俱都跟了过去,只见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我没有穿内裤坐公车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梦中我是神

北辰忘忧

梦中我是神

潮汐浮沉

梦中我是神

沉入太平洋

梦中我是神

明月地上霜

梦中我是神

仐三

梦中我是神

玖月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