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收获之夜在线》。

黑衣人却是例外,冷笑道:“你剑的动作,已研究了一百三十多收获之夜在线

老者距六人十余米站定,背手而立問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敢傷我常庭弟子?”

駱明景上前答話:“我是天道門長老駱明景,你們常庭派是什么意思?到天道門來干什么?真不怕天下英雄悠悠之口嗎?”

老者恍然:“原來是西門家的援兵到了,看來兆興無功而返了。章先生、程先生,我們認識,你們非西門世家嫡系,怎么也鐵了心要和我常庭作對?這位小哥想必就是北冥家出的奇才北冥玄了,老夫姚道石,你既然敢來天道門,說不得老夫便掂量一下你的份量。”

章、程兩位客卿冷冷地盯著姚道石,并不答話。古武修行者自有一股浩然之氣,品性之堅韌比之常人強出太多,而且常庭派行為如此怪異,哪里是一個名門正派所為?他們自然不會被姚道石一句話說動。

北冥玄見姚道石老氣橫秋,人雖干瘦,口氣卻肥壯的緊,微微一笑就要踏上前來。

駱明景低聲說:“賢侄,小心這姚道石,他成名多年功力深不可測,一手打龍鞭夾帶暗器,很難對付。”

北冥玄點點頭,上前抱拳說:“姚前輩,久聞你威名赫赫,二十余年前就與應前輩等并稱“常庭四龍”,你是古武前輩,今日所為卻失了道義二字?行此奪門滅戶之事,實在令晚輩不可理解。”

姚道石臉色一沉道:“小小年紀牙尖嘴利,你知道何為道義?我們常庭與天道相交數百年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我們應掌門就出生于天道門。今見其沒落,欲助其一臂之力,這夏明俊不識我等好心,惡語傷人,我不過代其師長教訓一下,什么時候要滅他的門了?”

北冥玄哈哈大笑:“姚前輩,莫非在說笑話?夏前輩貴為一派掌門,與應掌門分庭抗禮,你一個小小長老妄言代其師長教訓,看來貴門師長沒有好好教過你老人家身份尊卑。”

姚道石大怒喝道:“小子,你找死不成,膽敢辱我師尊,來來來,讓我看看你有何本事。”

騰身躍起,隨手一掌劈向北冥玄。北冥玄也欲試一試地階后期是什么功力,所以并不閃避,運氣沉身揮右掌迎上,砰的一身悶響。北冥玄立時覺得如一座大山猛地壓下來,單掌不能支撐忙左掌頂上,雙掌頂住姚道石隨意發出的一臂之力。姚道石嘿嘿冷笑,身形落下,單掌并不收回,吸住北冥玄雙掌,體內雄渾內力源源而出,要和北冥玄比拼內力。

北冥玄明白這老頭的內氣雖不如他精純,但厚重凝實遠超于他,他這一下試手實在是太魯莽了。也幸而北冥玄內力精純致極,且運轉如意,有強大的精神力相助,雖消耗極大還不至于立時崩潰。姚道石也感覺到內力上他占了明顯的優勢,可北冥玄別看年級不大,內氣卻精純十足,他只能壓制不能擊破。于是右掌一挺,加大內力的輸出意欲壓跨北冥玄。

北冥玄緩緩后退,化解壓力,姚道石步步緊逼。北冥玄見勢不妙,將丹田的內氣凝于雙掌猛地一沖,彈開姚道石的右掌,身形向后直飛出去。在空中立即掐起法決給自己加了個輕身術,落地時,噴出一口淤血,立即施展加逍遙游身步法,旋風般急速一轉避開姚道石追上來的一鞭。北冥玄再不敢與他硬拼,反手拔出長劍與姚道石滿場游斗。

姚道石人雖干瘦,身法不慢,靈活迅捷,不像周道亞身法略遜。北冥玄的輕身術加逍遙游身步雖然比對方快捷一分,但對方鞭法精妙同樣牽制住了他,頓時落了下風。棋差一著縛手縛腳,更何況姚道石比他高出一個大境界,五個小境界?北冥玄并沒有畏懼,施展開太極劍意,若即若離,一沾即走,倒也可以支持一時。姚道石一見此劍,知道是他師侄趙兆朝的家傳奇寶,鋒銳異常,不敢輕視,長鞭小心翼翼地避開此劍鋒芒。

兩人一人功力深厚,一人兵器銳利,都是身法便捷,靈活多變,一時兩人滿場奔走來回斗了數十合。北冥玄手持利劍,太極精髓在姚道石強大的壓力下反而越來越圓潤如意,數十合后,雖然還是被牢牢壓制,場面卻不會那么難看了。

姚道石鞭法神妙,施展開來,鞭影重重疊疊,從四面八方攻向北冥玄,卻破不開他的劍網,偶爾異峰突起,長劍忽襲,也是有攻有守。姚道石斗的興起,一聲長嘯,鞭法一變,不再以招式取勝,仗著功力遠超,連環相擊,招招硬碰硬,不再顧惜長鞭受損。同時,左手連彈,一只只銀針射北冥玄,北冥玄揮劍抵擋,再無法隨心所欲。在長鞭呼嘯中劍招沉重,應對吃力起來。

姚道石心中大喜,更加大了攻擊力度,銀針如一條銀線般射出。北冥玄忙左手一擺取出一根短刺,這刺他用的久了,無論是當峨嵋刺用還是當暗器用都是得心應手。當下身體游走不停,心分二用,一手揮刺撥去銀針,一手青龍寶劍應付長鞭,在對方的渾厚功力壓迫下吃力萬分,已然是支撐不下去了。

姚道石帶來的兩位中期師弟見狀,對視一眼,暗自和八名地階初期長老率眾取出武器緩緩上前,意欲在北冥玄落敗后立即圍攻天道門諸人。突然,空中一聲清脆長鳴,一道五彩光華閃電般射來,小焱一直暗中跟隨在北冥玄左右,此時見到北冥玄情形危險,便從暗處飛射而出要助北冥玄一臂之力。小焱出現后一股強大的氣場直逼姚道石,姚道石大驚,不顧傷害北冥玄,急急將長鞭一卷,舞出一個鞭盾護在自己面前,抽身后退,與北冥玄拉開距離。

從北冥玄與小焱相遇相識相知以來,北冥玄只在它與怪蟲拼斗時見過它全力攻擊,還從未從它身上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威壓。小焱一個盤旋立在北冥玄肩上,大家這才看清,是一只形似野雞,身長一尺有余,毛色五彩油光水滑,雙目如電,額頭三朵火焰狀彩紋,是一只從未見過的珍禽。姚道石心下暗驚,從這只五彩飛禽高傲如皇的冷冽眼神中,他感覺到一種危險十足的壓力,他以下的師弟、師侄更覺得此禽氣勢迫人。

北冥玄見他們驚疑不定,便笑道:“我與姚前輩切蹉正酣暢淋瀝,各位若不介意還請一旁觀戰,我這伙伴性情溫和,大家不用害怕。”

天道門眾人暗暗好笑,這只神鳥也叫性情溫和?那姚道石就可以叫老實本分了。

姚道石點頭,他實在有點不明白,這個北冥玄是不錯,之前盡管和自己的戰斗看起來有來有往,可是對方畢竟只是玄階中期的功力,和自己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。自己在摸清了對方實力后,完全可以在百招之內壓制住對方,之后嘛,對方的死生之事可就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了。

他沉吟了片刻,眉角一挑,冷然說:“好,真是后生可畏,我與你好好戰一場,你若勝了,我作主退出西華山。”

北冥玄應道:“姚前輩爽快,便是這樣了。”

小焱與北冥玄心意相通,展翅飛至一旁樹枝上,冷冷盯著常庭諸人。常庭眾人急忙退開,讓出場地,北冥玄與姚道石互一致意又斗在一處。

遙遠的盛京,炎龍機樞之地,城內一處毫不起眼的老式四合院中,十數人在客廳中各自落座品茶聊天,如同一幫老友相聚。主位上正襟危坐的赫然是炎龍國主席軒正隆,主席的右手一側是總理白明海,副主席金玉揚等一干政府和軍方、國安的高層。主席的左手邊坐著五位老者,為首之人白發白須,面色紅潤光滑,方面大耳,相貌威嚴正手攬長須閉目靜坐,和大家一道聽國安局的副局長蔣道理,匯報西蜀省傳來的西門世家之變。

蔣副局長詳細介紹了蜀陽城內發生的事件,從常庭派、南宮世家一周前大批人馬進駐蜀陽城開始,他們與西門世家子弟就沖突不斷,最終在蜀陽大酒店內起了較大規模的爭斗。隨后常庭派與南宮世家聯手進攻西門世家的根本重地明月山莊,西門世家死傷無數,婦幼老孺皆受屠戮。幸而北冥世家子弟北冥玄出手相助,以人質迫退常庭、南宮來敵,保下殘余西門族人。

另查西華山天道門所在信號被屏蔽,與天道門山失去聯系,據西門世家傳來的信息,常庭派另有一支隊伍由長老姚道石率領至天道門拜山,估計兇多吉少,后續進展國安還在繼續調查當中。

主席聽完匯報后眉頭緊皺,看了白總理和金副主席一眼,兩人凝重地搖搖頭,軒主席便轉向白發老者輕聲問道:“龍老,您怎么看?”

這白發老者正是國之守護——龍閣閣主龍行云,其下四人均是閣內供奉。龍行云

當天空露出一抹白色的時候,雨完全停了,風依舊那么的大,天空的云彩被風吹散了,沈杰一抬頭就看到大量薄薄的棉花云。

“你看天上好清澈。”沈杰說道。

“挺美的。”琢兒望著天空,她衣服上的雨水早已經被吹干了。此時走在路上松了一口氣,臉上好像獲得重生露出了笑容。

他們走的不快,就好像在山林間的小道上散步一樣,運動帶來的熱量正好被冷風吹散,身體維持不冷不熱的平衡狀態,很舒服的感覺。

“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,上天不會讓人一直處于困難中,它總會在你快要難受的要命的時候帶給我們一絲希望。”琢兒說道,她直向道路右側不遠處的一個小湖泊,湖面被風吹的一片片漣漪。“我們在湖邊弄點吃的再走吧。”

青年點了點頭,他先走下了這個四十五的斜坡,將近有百米長,他剛走下去,身體就被帶著快速的向下跑去,他差點收不回來速度,在到了斜坡下方的平坦地方的時候,又沖了十幾米才收住速度,左腳已經抬起,還是被他收回了原地。他抬頭一看,琢兒還在百米外的高坡上,望著自己笑。風吹著她的發絲在她的臉上不停的搖擺。

他忽然覺得這一刻的她還有陌生的感覺,很美,“下來吧,我在這里接著你。”沈杰沖她大喊了一聲。

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向斜坡上走了一部,整個人就再也止不住了。

沈杰看到她高挑的身影沖過來,他甚至擔心她的身體會突然前傾從上面滾下來,在她踏上平地,又沖了幾米,快要穩不住的時候連忙把她一把拉到懷.里。

將包裹放在草叢上,里面所有的東西全部被浸濕了,他們將里邊所有的東西一件件展開放在草叢上,他吃了一口飯團,就感覺味道特別差。

“你先生道火呀,有火了我弄頓熱飯給你吃。”琢兒坐在岸邊的草地上,神情疲倦的說道,就這么休息一會兒,她就感覺風吹到身上很冷。

沈杰想起了口袋里的火石,表面被雨水浸濕了,呈現灰暗色。

他將石頭放在一塊地上,這么大的風應該很快就能干。

在身體逐漸變冷的情況下,他知道不能這么下去,也不能就這樣干耗著浪費能量,索性拿起被展開的淋濕的衣服到湖邊洗,他原本只想這樣吹干了就好。

河水很清澈,還能看到里邊到處都是游動的魚。

“我捉幾條魚,你給我燒頓魚湯怎么樣?”沈杰望向身旁蹲在那里洗衣服的女子。

“你要是能捉到,我就做。”琢兒依舊低頭洗著衣服,她的聲音有些輕,應該是累的。

河水越往里越深,他剛有行動,河邊的魚就瞬間游得沒有影。

“不要浪費力氣了,你先去生火,我馬上炒個干飯吃吃。”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嘲笑他。

她將衣服上的水使勁擰干了一些,就把衣服放到那邊的草叢里,整個人頹然的坐在草叢里,她感覺身體上的能量快要消耗完了,她幾乎沒有多少力氣讓自己站起來,地上很冷,但是,她還是忍不住躺在了上面,渾身立馬就感覺到透骨的寒冷。

天空很藍,但是陽光還是沒有照下來,沈杰判斷,現在應該還是在凌晨,有可能還不到五點。

他有點后悔叫她下來,剛剛如果在上面繼續走,也不會像現在這么糟糕。

“你等太陽出來了再睡好不好。”沈杰怕她這樣一睡,不是得了大病就是可能永遠醒不過來,連忙說道,手中得火石看起來已經干了,他打了幾次只有一點小火星。

“嗯”。

她艱難得坐了起來,眼睛還閉著。她感覺自己又出現生不如死得狀態。

一朵紅光出現在前方,“點著了,琢兒,有火了。”沈杰非常激動的說道,他想起周圍都是草叢,連忙將四周的草拔掉,扔在了火堆上,但是火在大風下燒的真的很快,他很擔心它會再次滅掉。他看到了幾米外的大樹,地上還有些破樹枝,連忙站起來去撿。

她看著那團逐漸變大的火,心里也被燃起了希望。她被他拉著坐在了火堆旁,頭埋得很深,眼睛再也忍不住的閉上了,她在身前的溫暖中終于沒有多少擔憂的睡著了,身心的所有疲倦在這一刻爆發開了,她感覺自己處于夢境中,那里她身體很輕,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,這個世界好像在遠離她而去,周圍的空氣好冷好冷,她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強烈的恐懼。

几个起落,眼看着将掠出城门,始抽烟,用烟嘴塞住了自己的嘴

吃过晚饭后,陈立就回到了屋子里,开始闷头苦想对付飞虫的办法。

他最先想到的是捕苍蝇的网,直接拉个大网将飞虫全部罩住。

但一想到飞虫口器的厉害,瞬间就能咬掉他一块肉,普通的麻线网估计也是撑不住几秒钟。

接着又想到了藤甲。

用坚硬的藤条将自己保护起来,防止被飞虫咬伤。

可……不说藤甲密实度能不能保护住自己,就算是护住了,又有什么用呢?

他想知道的是飞虫的具体信息和是否可以收服,又不是去虫群里头溜达。

经过再三思考,陈立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。

科技限制因素太多,没有高科技的设备,想要对付成千上万的飞虫,难度还是太大了。

消灭飞虫的办法倒是有一个,那就是用火。

飞虫出不了荒山,只要提前准备好燃料,将它们吸引过来,然后一把火点燃,就可以烧它个七零八落。

不过这样搞也有风险,万一把飞虫惹毛了,像之前被拍死的那只一样飞出荒山范围,威胁还是很大的。

关于飞虫出不了荒山这一条限制,陈立经过推测,能够猜出几分原因。

飞虫应该类似于蜜蜂,有“蜂后”作为首领。

蜂后既蜂王。

通常来说,蜂群的活动范围都不会离开巢穴太远,否则失去蜂王的信息素指引,就会变成一只孤独且漫无目的的孤蜂,然后慢慢死去。

所以如果能够找到飞虫的巢穴所在,摧毁巢穴和居住在里头的飞虫之王以及“公主”们,同样可以起到消灭虫群的效果。

这也是个备选的方案。

万一哪天虫群迁居,离开了荒山,跑到距离部落比较近的地方,对人类形成威胁。

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虫群消灭掉!

当然,这种情况不一定会发生。

那个虫群,以及荒山的植物灭绝因素,都像个谜题一样。

陈立想做的是解开这道题,而是干掉这道题。

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办法,陈立并不心急。

反正时间还多的是,他是个种田养成玩家,又不是打怪升级的玩家。

今天不行就明天,明天不行就明年。

大不了带进棺材里嘛。

没啥大不了的。

“还是想想明天给大毛和小只的武器吧。”陈立呼了口气,换了个问题思考。

明天大毛和小只就要成年了。

刚刚他询问过两个孩子的母亲,得知两个孩子都是12岁,刚刚成长到能够握紧武器的岁数。

打开“科技商城”看看。

他现在有105个科技点,可以在2个已鉴定的传承刻板【1级耕种】和【1级数学】中任选一个。

如果再搞5个小发明,就能兑换个未鉴定的1级传承刻板,并进行鉴定了。

不过……眼下部落里的人都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倒也不着急给他们新的传承知识。

“毕竟是我当上首领后第一次见证成人礼,不给点好东西说不过去。”

“青铜刀20科技点一把,换2把给两个小孩,我还能剩下65点。努努力,把之前想到的乐器、陷阱等类型制作出来,应该就能补回来了。”

陈立心中暗忖道。

反正科技点都是 “大厲?”徐浪雖然也有點懷疑,但還是搖頭道:“系統明明說她是厲鬼啊,厲鬼和大厲的實力相比,天差地遠,不可能會搞錯的吧?”

黃欣欣也附和道:“我覺得小白分析的對,如果是厲鬼的話,我、鬼婆、潔曼合三鬼之力,都和他無法相抗衡?這…如果她真是普通厲鬼的話,那老娘真有點懷疑鬼生了,同樣是厲鬼的實力,為何差距如此之大?”

“現在說這些,已經沒意義了。”

徐浪微微嘆了口氣,擺了擺手,郁悶道:“眼下最迫切的,還是要想辦法,怎么在這旗袍女鬼追殺下,存活三天啊。幽藍火焰雖然暫時傷了她,但保不齊最后一天,她就卷土重來了!”

黃欣欣:“這個…老娘是真的沒辦法了!”

鬼婆和陳潔曼母女倆相繼對望一眼,搖搖頭,表示無解。

“我倒是有個辦法。”白蠻說的。

這句話聽在徐浪耳中,宛若天籟之音啊!

他趕緊問道:“快說,什么辦法?”

白蠻想了一下,說道:“我腦海中多出來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傳承記憶里,好像有一個殺招,是在陰氣極為充沛下可以快速修煉成的。我修煉出這個大殺招。便可以對付得了她!”

果然,系統并不會無緣無故地選在這個時間,安排自己抽出【點化】技能,原來在這兒等著呢。

他問道:“咱們深夜樂園里不禁有鬼,還布置了冥河和奈何橋的場景,難道里面陰氣還不夠嗎?”

“還是差了那么一點。”徐浪道。

“如果要在游樂園中布置出一個陰氣極重之地,老太婆倒是有個辦法。”鬼婆突然說道。

白蠻聞之,連連點頭,道:“如果聚斂深夜樂園的陰氣,布置出極陰之地,那完全就夠了!”

真有戲。

徐浪問道:“鬼婆,你有什么法子?”

鬼婆說道,“以前聽老人講,只要在陰氣較重之地,將八口棺材按照北斗七星和北極星的形狀埋入土中,就會形成一個人工的聚陰之地。而這聚陰之地中,又以北極星相對應的位置,陰氣最重。如今深夜樂園中,當屬人工湖上的冥河陰氣最重,如果在人工湖的湖底埋下八口棺材,我想這應該夠了!”

“這是個好辦法!”

黃欣欣和白蠻等人紛紛稱贊道。

“要八口棺材這么多年?”徐浪問道。

“八口棺材,好辦。”

鬼婆說道:“咱們這樂園里,年久失修和報廢的設施有很多,從這些設備上拆下一些木料,我抓點時間,也就幾個小時的功夫。”

“是呀,鬼婆除了熬孟婆湯,還深諳制造之術的。咱們在游樂園的奈何橋都是你造的,區區八口棺材,對你來說,還不是手拿把攥的。”徐浪一個彩虹屁,輕輕奉上。

“行,事不宜遲,為了保住咱們老板的小命,順利完成任務,咱們開始吧?”

黃欣欣率先張羅道。

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鬼婆、陳潔曼、白蠻她們的響應。

還是那句話,徐浪是深夜樂園的老板,與她們這些附屬在樂園的員工,是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

所以雖然平時一個個都沒把徐浪這個老板放在眼里,但是保護老板的狗命,她們是認真的。

?

未五太爷道:哦?常无意道:昔必好看。”脱靴的女人道:为什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收获之夜在线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剑与棋

言十三

剑与棋

青罗扇子

剑与棋

大侠路人甲

剑与棋

高山日初

剑与棋

如履

剑与棋

渭水商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