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凯登-克劳斯》。

陆小凤很吃惊:你也没有见过?门,燕南飞追出去,人已不见了凯登-克劳斯

“是我說錯話了,八爺。”楊小麗小聲道歉。

范無救點點頭:“不是我想說你,你要有更好的建議可以提,我們還是很愿意傾聽廣大群眾的意見的。但如果你上來就會說一句我覺得不行,但又提不出行的方法,還是免了吧。光挑毛病誰不會?”

楊曉麗將頭低得更深了:“對不起。”

范無救嘆了口氣:“其實吧,做出這種改變,我們也做了很多的考量。要不是利大于弊,誰敢這么改?跟你說個實話,不光人間現在地價房價貴,地府也一樣啊,而且你想,地府的土地房屋的需求遠比人間需求大多了。你想想,你們人間百年一換代,但我們地府換代可是以千年萬年計的。別的地方不提,就拿無間地獄來說,它設立到現在,一萬年還差一點,第一批人都沒刑滿釋放,每年光不斷進人了,雖說現在還沒到擠不下的地步,但我們現在這些人,總得為下一代未雨綢繆不是?現在就得想著點解決辦法啊,不能什么事都留給后來人去頭疼是不是?那也太缺德了。

所以啊,對于一些早夭的生命,我們能不往地府帶,就盡量不往地府帶。世上生命那么多,蠃鱗毛羽昆,億萬恒河沙數,能當個人機會很難得的,這次錯過了,下去了還要等排隊搖號,排隊一甲子,搖號沒搖好又是一甲子,地府最慘的那個,已經六百年沒投上胎了。前陣子因為陰司大面積擴招,他索性借此機會放棄了,積極響應了地府號召,參加了統考,過了,現在已經經過一年的培訓,正在基層實習,聽說成績還不錯,有可能第一批轉正。”

范無救雖然沒有抱怨什么的意思,但越是這樣,越讓楊曉麗感覺到了慚愧。

“對不起,給你們添麻煩了。”

“添不添麻煩的都沒事,為人民服務嘛。能讓你們過得舒坦點,我們麻煩就麻煩點。誰讓我長得這么帥,又這么有才?能者多勞嘛。”

而也就兩人談話間,直播間突然又冒出了一批送禮物的人,而巧合的是,這些人的ID同樣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鬼神,諸如白無常謝必安、牛頭、馬面、豹尾、鳥嘴、魚鰓、黃蜂這些,還有一些統一前綴帶著地府字樣的。送的禮物有多又少,但他們在刷禮物的同時,還在自發發著支持小云朵之類的彈幕。

小云朵看到這么多的支持,緊皺的眉頭舒展了一些,強撐著笑,說著再唱兩首歌曲感謝這些人的支持。

可是誰料到,諸多彈幕觀眾在看到這么統一的ID名稱之后,頓時高潮了。

更加認定這不過是小云朵經紀公司的炒作行為,一時間,原本已經有些平靜的彈幕又變得風起云涌,各種難聽話層出不窮。

這些新冒出的支持者雖然也在發著各式各樣的支持彈幕,可是數量級與那些攻擊的彈幕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,立刻就被淹沒掉了。

而小云朵一時之間也有些受不了這些彈幕的攻擊,眼睛頓時紅了,她極力想要解釋什么,可是張嘴卻支支吾吾說不上什么話。過了片刻,她似乎實在是沒辦法了,只好對著攝像頭鞠了一躬,紅著眼睛說道:“謝謝家人們的支持,但是在不好意思啊,我臨時身體有些不舒服,今天就播到這兒了。”

說完,直播間就黑掉了。

而小云朵一走,觀眾頓時也走了大半,可是仍然有一些人留在這里,發著攻擊性的彈幕。

看著黑掉的直播間,范無救搖了搖頭:“世上哪有容易的事哦。加油呀小云朵,有些事八爺能幫你,但有些事八爺沒辦法幫你,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而看著那些噴人的彈幕,范無救忍不住低聲罵了句:“媽的,要不是八爺我工作忙,抽不開身,非得一個一個去你家拜訪你們不成。”

楊曉麗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種畫面。

當那些彈幕噴子對著屏幕敲擊鍵盤正開心的時候,冷不丁從背后冒出一個一身黑袍兇神惡煞的黑無常。估計能把很多人嚇哭。

她忍不住笑了笑,而后有些忐忑的問道:“那八爺為什么要救我們,只是因為我們年輕嗎?”

范無救搖著頭:“當然不是,我之所以救你們當然是因為你們值得救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比如小云朵,她以前上初中的時候,在小區里聞到了煤氣泄漏,及時報警,救了一棟樓的人,這也減少了我們很多的工作量,功德無量。”

“她這么厲害的嗎?難怪你們要幫她沖熱度。”楊曉麗笑了一下。

范無救豎起右手食指搖了搖:“你搞錯了。我們的官方援助只包括給你們一次選擇的機會。至于剛才給她送的禮物,那只是我的個人行為,花的是我自己的工資,沒辦法報銷的。”

楊曉麗忽然想起了剛才突然冒出來的那些與地府相關的ID,眼睛瞪得老大,不敢置信地說道:“那剛才那些人……”

范無救微微一笑:“對,你想的沒錯,他們和我一樣,都是一些實名認證的觀眾。”

說到這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忽然退出了直播平臺,打開了一個地府官方總群的信微群,發了一條信息,并@了所有人。

“今晚在小云朵那,我們地府把臉都丟光了。這要不找回來,我們地府以后還怎么跟人間打交道?所以我決定,開展一次代號“加油小云朵”的行動。等下次小云朵開播,必須把人氣頂起來,也順便把那些噴子們噴哭。本活動本著自愿原則,其傷心,而母親的年事已高,恐怕受不了這種打擊,再加上二人剛剛成婚,手頭實在拮據,也便一直嘴上答應,實際卻是拖著。

一直到了楊松林老母親突發心疾去世,辦完喪事,汪敏最終忍受不了大嫂的為難,便在一次爭吵中徹底爆發了出來,與大哥大嫂一家大吵一架不說,還與楊松林下了最后通知,若是楊松林與大哥再不分家,那就是他們這對小夫妻要分家。

最后楊松林也是沒辦法,便借了些錢,帶她到了一無所依的水仙市打拼。之后經過一番折騰,其實也就是同村的楊念桐的幫助之下,二人最后被水仙市一所小學雙雙錄取當了老師。

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他們始終是租房子居住。灶臺便在床旁邊,而洗漱問題得到隔壁公共衛生間去解決。開始只有小兩口兩個人,到還能忍受,可后來楊大偉出生了,這便著實有些不方便了。于是二人便又在隔壁多租了一個房間,讓楊大偉居住,才算解了燃眉之急。

可租住的房子,終究不是一個家該有的長久之計。

所以楊念桐當初提出的分配宿舍的名額的事,他們這兩夫妻著實難以拒絕。

當然,現在想想,這終究是他們這做家長的自私罷了。無論怎么解釋,都改變不了他們用自己親生兒子的童年陰影,換取了后來日漸美好的生活。

其實汪敏后來一直都沒能忘了這件事,特別是偶爾從熟人口中聽到楊念桐家的消息時,她就心中隱隱作痛。

這也是為什么后來當得知楊念桐一家也住在梧桐別院后,她硬是選擇多花十幾萬塊錢,將新家安在了半個城市之外的世紀利華。

母親的哭泣雖小,但卻聲聲入耳。

楊大偉看了一眼母親倚門而坐的背影,想去勸慰一下,但旋即又發現自己此刻似乎并不適合說什么。估計自己越是勸慰,越會起到反作用。

而正如那句老話所說,長痛不如短痛。不經歷這短暫的陣痛,他們這個貌合神離的家如何能夠能夠揭掉那層舊瘡疤,迎來代表希望的涅槃?

所以他見母親并無其他動作,不至于發生危險,便硬起心腸,收回視線,繼續說道:“我現在還記得,你們當初說我一個小孩子,不懂什么叫猥褻。我當初的確不知道什么叫猥褻,就連你們說的這個詞,我根本都不知道是哪兩個字。你們說那不過是個玩笑。這在農村其實很常見。許多大人見著穿開襠褲的小男孩,最喜歡也最經常做的事情便是玩弄對方裸露在外的生殖器。那并非是具有惡意的,甚至有些人實在表示對其以后可以傳宗接代開枝散葉的祝福。”

“是的,那個時候我確實沒有能力分辨猥褻與玩笑的分別,所以在高考時,我幾乎沒有猶豫便選擇了學習法律這條路。我想一個孩童的話或許不那么值得信任,但一個律師的話,總歸有些說服力吧。現在我已經通過了相關考核,也拿到了律師需要的兩個執照,已經算是一個真正的律師了。我想我應該有能力對當初的那件事做出判斷了。”

楊大偉收起笑容,神色認真地看向楊松林。

這個中年男人此刻不知是喝酒上頭還是其他什么緣故,一張方正的國字臉漲得通紅,看上去有些嚇人。

楊大偉不為所動,繼續說道:“而我現在做出的判斷就是,他當初用嘴巴咬住我身體的敏感部位的舉動,無論從那種角度,都無法用玩笑來解釋,都屬于徹頭徹尾的,猥褻。對于這個解釋,爸,你愿意接受嗎?”

楊松林也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他握緊了雙拳,咬緊了牙關。因為太過用力的緣故,整個身體都隱隱在發抖。

自從楊大偉上了大學后,楊松林就再也沒聽過楊大偉叫過他爸。

便是從妻子的手機里聽到兒子稱呼自己,也無非是一個“他”或者“老楊”罷了。

他想過弄明白其中的原因,可惜兒子從來不愿給自己打電話,而他也實在拉不下這張做父親的臉去低聲下氣地詢問。

當然這是一方面原因,而另一方面原因,則是他怕自己盛怒之下,把原本還愿意與母親聯系的楊大偉,給逼得徹底不愿意與家里聯系。

這期間他恨自己的兒子無情,更恨自己教子無方。

有兩年過年時節,他看著電視里處處都是闔家歡樂的笑聲,甚至暗自發狠要與之斷絕關系。

可這話不過是心中的一時之怒,一覺醒來,又如何能在硬得起心腸?

再說了,楊大偉怎么說都是他的種,身上流的是他的骨血。

兒子做的孽,和他這個當老子的作孽,有區別嗎?

沒區別。

所以這件事便一直拖到了現在。

他也曾想過,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。可諸多猜測,都被他一一推翻。

可即便如此,他還是沒想過問題的癥結出在這個這件事上。

想到這,楊松林低下了頭。

在刺眼的燈光下,一個人頭狀的陰影落在桌上,也落在他的眼前。

恍惚間,他仿佛看到了那個人頭陰影咧開一張血盆大口,對其哈哈大笑:“楊松林啊,楊松林,你他么那叫沒想過嗎?你分明是想到了,卻不敢承認罷了。”

“你就是個天生的廢物,給不了老婆殷實的生活,還讓唯一的兒子默默受了這種恥辱。”

“這個世上怎么會有你這般廢物的廢物?”

,俯而读,仰而思,直得则识之,或中路上的一个站口。高考是人生的站口,

马克回来的时候,手里还提着一只瘦不拉几的野鸡,还把野鸡提到江远面前晃了晃。

“江,你看!”

江远白了马克一眼,“瞅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”

“把东西放下,我给你介绍个人。”

说完,江远带着马克往陶瓷厂的办公室走去。

说是办公室,其实就是仓库旁边的一间小平房,里面摆了几套桌椅,看起来很是简陋。

马克跟着江远走进来,就听江远介绍道: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叶氏珠宝的叶总。”

叶知秋笑着伸手和马克握了握,“你好马克先生。”

“你好,”马克笑着点点头,“叶,你很漂亮。”

叶知秋礼貌一笑,“我来找你,是想找你打听一下国外的珠宝市场行情。”

马克愣了愣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家族是做珠宝生意的?”

江远乐了,“没想到误打误撞,原来你们是同行。”

“no no no ,”马克摇摇头,“我的家族做珠宝生意,但我不是,不过等我把这一批瓷器运回去,家族的人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。”

江远点点头,“我那天忘了问你,你这次来村里是干嘛的?”

马克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忙活的陈忠,“你们有一句古话,叫做一行,爱一行,我既然决定做瓷器生意,就要了解瓷器,所以我是来跟uncle 陈学习的。”

“学啥?学上山打鸟?”江远哈哈大笑,“走吧,边走边聊,顺便带叶总到处逛逛。”

与此同时,市里。

叶荣沉着脸走进了自己弟弟叶康家里。

叶康正在摆弄自己养的一缸子鱼,见叶荣满脸阴沉,有些疑惑道:“大哥你怎么了?”

叶荣冷哼一声,“豪儿现在在医院。”

叶康面无表情,“然后呢?”

“被人打断了手脚,是王大佑和张古华带人打的。”

叶康缓缓转身,“所以,你是想要我帮你对付这两人?”

“省省心吧,他们都是古玩圈子里有名的人物,钱财不比你我少,何必闹得两败俱伤呢。”

“再说了,叶豪什么样,你这个当爹的又不是不知道,早该料到有这一天。”

“那可是你侄子!”叶荣低吼一声,“难不成你就冷眼看着我们一家被欺负?”

叶康冷漠开口:

“动动你的脑子,事情闹大了,对你儿子有好处吗?”

“王大佑和张古华都是文雅人,能气得他们带人打上门,肯定是你儿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事情闹大了,你就不怕他被抓进去关几年?”

叶荣眉头紧锁,“所以我打算私下解决!”

“我已经和警局说了,豪儿是自己摔的,你帮哥哥一把,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叶康盯着叶荣看了好久,才冷冷道:“我劝你就此作罢,反正我不参与。”

“混蛋!”叶荣气得转身就走,“以后我没你这个弟弟。”

叶康依旧面无表情,“我们家,不早就没有亲情了吗?”

再说叶荣,离开叶康家之后,去了一家台球厅,出来的时候满脸阴狠。

而江远,此时还在江家村。

货车忽然出了毛病,要明天才能找人来修。

无奈之下,江远只好带着叶知秋回了自家祖屋。

从柜子里翻出前段时间准备的新被褥铺好床,江远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我家祖屋就这条件,你克服克服。”

叶知秋还是第一次在瓦房里过夜,她看着房间里昏黄的灯光,还有头顶黑乎乎的一排排瓦片,心里多少有些害怕。

江远指了指堂屋,“我就在堂屋里打地铺,有事儿你就叫我。”

叶知秋点点头,“那你早点睡。”

等江远出了房间之后,叶知秋才坐到了床上,满脸好奇地打量着房间。

土墙上贴满了旧报纸,居然还被叶知秋看见了一篇叶氏珠宝成立的报道。

忽然,叶知秋感觉屁股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硌得慌。

她轻轻掀开棉絮,发现了一个早就褪色的信封。

打开之后,发现里面是一封封泛黄的信纸。

信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,可字体却颇为清秀,应该是一个女子写的。

原来这封信是江远母亲写给江远父亲的,信上说自己怀孕了,让江父赶紧回来。

其他信件也都是两夫妻之间表达相思,隐约间,叶知秋仿佛看见了一对恋人从相知到相爱的全部过程。

看得出来,江远的父母都是有文化的。

叶知秋把信装回信封,又压在了棉絮底下,这才躺好准备睡觉。

她不敢关灯。

忽然,一只小蜘蛛从屋顶垂落下来,正好被叶知秋看见。

“啊!”

叶知秋吓得惊呼一声,连忙起身坐到了角落。

听见声音的江远推门进来,“怎么了?”

“蜘蛛!”叶知秋指着还在半空晃荡的小蜘蛛,声音颤抖,“江远,帮我抓走好吗?”

江远笑着上前,伸手掐住蛛丝,提着这小东西扔到了门外。

“我看你今晚上是不敢在这里睡了,”江远想了想,“要不然,我骑自行车带你去镇上的宾馆?明早我们直接坐车去市里。”

叶知秋不想给江远添麻烦,可她实在不敢睡了。

“那就麻烦了。把这句话说出来,说的时候连头都没回,

  她.脚.下的这一道田埂要比旁边垂直过去的要矮上好几十厘米,

  两者快要连接的两侧是一条.杂.草.藤蔓交.替生长的引水.沟,

  这种.阴.暗.的地方说不定还有毒.蛇.毒.虫,

  久圆一.脚.跳过去,身.体来回.晃.了两次,才稳住.身.形。

  这个时候她.喘.了.口.气,都是白.雾,

  这远方的天空和白雪皑皑的田.野.宛如涂.抹.了一层洁白.色.彩。

  她抬头看过去的时候,大脑有点.晕.晕.的,有点.迷.幻.般的感觉,

  她还忍.不住在原地舞.蹈.般的旋.了一圈,

  她.婀.娜.多.姿.的曲.线,

  还有她.国.色.天.香.的脸.蛋,让田埂下的青年都驻.足.多看了她几眼,

  他心里就觉得:美.丽的姑.娘到了哪儿对.男.人都是最.佳的风景。

  当走上大塘前边那一片和李村差不多高的土地,

  “那些人怎么身上会有.血.的呢?”

  他隔着老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此时正凑.足.了目光往最靠近自己的李秉禾看了过去。

  这个四十好几岁的中年人本来右.脚就.害.过.病,是有点歪着走路的。

  现在不要太明显啊,歪的不得了了。

  “还真的是,到底发生什么事来。”久圆说道,

  在这个地方呆的久了,她有时候发现自己讲话都会带一两个这个地方的方.言。

  “不仅是李秉禾,其他人.身.上也受了伤。”沈杰说道。

  “难道是建房子出事故了?”久圆问道,离得有点远,其它她就看不太清楚了。

  那明显是被人.打的,

  沈杰带着久圆快步向这边走来。

  村上人还让小红和秀秀两个小.女.孩子去.沟.底找沈杰,

  他们两个在靠近村子正对着.沟.底.的靠北一点,而且本来.野.地里除了雪还有多少.枯.黄.的.野.草,都长.得高的很,

  她们两个站在大塘边没望到这两个人,就不敢往前再去了。

  这些朴实的老农.民就是这样的,受.人钱.财,一定要帮人把.活.干.完了,

  很多在家里稍微处理了一下伤.口,觉得没有事,之前被沈杰雇来建房子的不少都来了。

  倒是永利子受伤太重了,腿.都快被打.断的了,现在还.瘫.在家里勒,

  李义爹看到了沈大官人走过来了,对着旁边正在砌着青砖的小键子、他爹还有小方爹说:“沈大官人回来了,小键子,你去跟沈大官人讲一下今天的事情。”

  下方地.基.那边正在接砖头,夯泥土的多少人听到都停下来往那边望了过去,

  都不用小键子去说,沈杰一走过来,便对着正在搅拌沙.子.泥.土的李秉禾问道:“李秉禾,你是被人打.了还是怎么的,怎么受伤了?”

  大家都相处一个多月,沈杰也曾经和这群农.村人吃过好几顿大锅饭,大家都熟的不得了了。

  李秉禾一个一米五左右的小老头子,还在唉.声.叹.气的,

  后边的小键子这个十八、九岁的大.男.人直.来直.往说道:“你不知道,沈官人,那帮严家人过来要抢你的.马.车,后来还要抢.你的.女.人,不仅.抢,还在打.她.们,那帮严家人.打.人.狠.的不得了。你知道嘛,我们村上的人都看不下去,我们就跟他们.打。”

  小键子说到后来,越说越气,

  李义接话道:“严家人带了二十几个人过来,我们全村人都.上.了,虽然给他们打跑的了,但严家人临走前还跟我们讲,他们会来报.复我们的。”

  李秉禾这个矮个子.娘.们满脸担.忧的说道:“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们严家人人.多.势.众,家里面还有人在郡城里做大.官.勒,有得.罪.过他家的人都.死.的不明不白的,也没有人敢.管。在乡里面现在没有人敢得.罪.他们。”

  “是的练,之前永利子路过他们镇上门口,被他们看不惯,几个人拉到家里打的.死.去.活.来的,你们不知道欧,当时永利子都快要被他们掐.断.气了。”永利爹气.愤.道。

  就连那些在他爹他.娘.旁边帮忙的小孩子也一个个都不敢讲话了,

  沈杰听到他们这样讲,心里都被听的难.受.死.的了,眉头都.皱.的很.深:“你们先回家好好养伤,晚上都烧.好的.吃,其他都不要管了。”

  沈杰径直就向西头家里走了过去,

  久圆在他旁边说道:“这帮严家人怎么这么坏的呢,我都快听不下去了。”

  “沈官人。”小垲子.娘.正从家里去菜地里,看到沈杰连忙.打.了声招.呼。

  沈杰点了点头,

  住在小垲子家和小方爹家中.间小房子里的小方爷正在门.口晒.太.阳.也向两人打了声.招呼,

  他在这个村子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重.望.高名的人,

  这一路走过来,很多人家都看到沈大官人.此时.脸.色.很不好。

大多数成名的英雄,练武时都忍一个人。一个等他的人--沙曼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凯登-克劳斯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冰火序幕

灵枢01

冰火序幕

我本纤尘

冰火序幕

纳兰海映

冰火序幕

木野狐

冰火序幕

甲子

冰火序幕

景鸿